当前位置:主页 > Q地生活 >一面写主角们陷入危机的场面,一面努力擤鼻涕

一面写主角们陷入危机的场面,一面努力擤鼻涕

2020-06-14   分类: Q地生活   参与: 715人  作者:

一面写主角们陷入危机的场面,一面努力擤鼻涕

前几天与刚出新书《失物风景》的友人夏民在线上闲聊,他说到2018年终于结束了,今年很忙之类;俺说其实年年都忙,而且俺準确地记得2017年的年末俺在忙什幺。

那事的起因要再往前推两年。

2015年的下半年,俺正在写长篇《抵达梦土通知我》的稿子。这部长篇在2016年的1月3日写完初稿,寄给编辑,等编辑回覆意见之后,整个上半年都在往复修改,一直到7月初改完第五版,才算定稿。

在写《抵达梦土通知我》的那段时间里,有回与俺总称为「社长」的张国立老师吃饭喝酒,社长提到一个点子,这个点子同时具备台湾特色及推理元素,社长建议当时在座的几个写作者互相贡献一些想法,整理出来后,由一个人把故事完成。

除了让国内的华文推理书市多些有趣作品之外,社长的点子其实还有让华文推理更容易在国际推理市场被看见的目的──结合他国没有的地方特色,可以成为这本小说让他国版权代理及编辑关注的焦点。社长希望这本小说可以在2017年的第一季完成初稿,大家越快把点子整理出来,负责要写的人就能够越快动笔。

是的,本来只是「这本小说」。

彼时俺既然正在忙《抵达梦土通知我》、不知会修改到第几个版本,自然很一厢情愿地觉得写这本书的工作不会着落到自己头上,提一些关于故事的想法没啥问题,席间有因故要在台湾待几个月、作品也常以台湾为背景的香港作家谭剑,还有写作速度非常快的社长,想来要在预计的时间写完不是问题。

于是大家各自提了想法,约定时间再聚,然后麻烦来了──三个人提的想法都符合社长原先的点子,但内容实在差距太大,很难整合成一个故事。

《抵达梦土通知我》还没最后定稿之前,俺透过出版社接触了冤狱平反协会和废死联盟,打算写一系列短篇小说,以「修改推理小说」的形式包裹国内真实发生过的冤狱事件。短篇小说俺的动作算快,这系列作品也有相当丰富的参考资料,比较费事地是按照俺想要讲述的主题去大量资料里挑选案件、将其改编置入俺的小说里头。

然后《抵达梦土通知我》定稿了,俺又被找去帮忙几个影视剧本的提纲和修改;三个人把各自的想法发展成初步的大纲,看起来还是没法子整合成一个故事。乾脆各按自己的大纲写故事好了;大家最后决定:如果来得及一起出版,那就是个有趣的话题,不然的话也会是一系列情节互不相涉、但都有同一个特色的华文推理小说。

2016年下半年,俺一面忙那些临时找上门的提案,一面查资料写短篇,一面慢吞吞地修改这份大纲;那个点子由社长提出相当合理,毕竟社长的写作範围除了小说之外,还有旅游、美食,甚至两性议题,但这点子着落到俺头上就很麻烦,因为这涉及某个俺相当不熟悉的领域,要写得像样,得先做不少功课。

大纲磨磨磳磳地修改到2017年初,俺才开始真正动笔写这本长篇。那时系列短篇的初稿都已经写完了,进入后续的修改阶段,不过因为事涉真实案件,编辑对内容也提出许多意见,有几篇修改到第九版才终于定稿,所以长篇的写作走走停停,而且一再回头更动大纲。

系列短篇在2017年下半年集结成《FIX》出版,在俺原来的计划里,写完《FIX》该写的,应该是《抵达梦土通知我》的续集,也就是以《碎梦大道》主角讲述的第三个故事;《碎梦大道》、《抵达梦土通知我》和这个还没写的长篇会是三部曲,主角的一些疑惑和追寻,以及原来就在《碎梦大道》里埋的伏笔,要在这个长篇里做个小结。

可是由社长提议的这个长篇已经拖得有点久了,俺自己觉得有点不耐烦。俺同编辑说,这个第三部曲先缓缓,2017下半年让俺把手头这个拖拖拉拉的长篇解决掉,2018再来写《抵达梦土通知我》的续集。

能够比较专心对付一个长篇,进度就比较像样;俺从2017年8月左右开始回头对付这个预计要写大约十五万字、但当时才写了大概五万字左右的长篇,希望在2017年结束前把它结束掉。

结果事与愿违。俺在2017年12月时写到倒数第二章,然后患了重感冒。

所以,俺很清楚地记得2017年的年末俺在做什幺──俺裹着外套,头脑昏沉,一面发抖一面赶长篇进度。最后一章会揭开所有谜底,不过倒数第二章已经是故事高潮,主角们接近真相、遇到危险,而俺一面在键盘上啪啪啪地敲打情绪紧绷的桥段,一面努力擤鼻涕。

2018年过了一週,俺写完初稿,当时这部长篇叫做《蚂蚁上树.开到荼靡》。

交稿的两个月后,俺拟完第三部曲的大纲,开始写作;《蚂蚁上树.开到荼靡》后来被定名为《蚂蚁上树》,编辑提了修改意见。第三部曲在2018年12月中旬完成初稿,在那之前,俺也做完了《蚂蚁上树》的修润工作。

2019年的1月底,《蚂蚁上树》会先与读者见面,社长的大作《炒饭狙击手》也会同时推出。从这两本书的书名,大家不难想像当时社长到底提了什幺样的点子,阅读时也会发现,从那个点子发展出来的两个故事,有多大的差异,以及各自有哪些趣味。

而在第三部曲还没正式出版前,俺也该开始整理关于下一本书的想法了。

年年都忙啊。但不写故事,活过这些年月又有什幺意思呢?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77|你共同行动网站|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乐都城国际娱乐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博体育登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