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G生活史 >一面坐着观战,一面逛逛书店──想想,这样参与阅读日,不是挺爽

一面坐着观战,一面逛逛书店──想想,这样参与阅读日,不是挺爽

2020-06-14   分类: G生活史   参与: 269人  作者:

一面坐着观战,一面逛逛书店──想想,这样参与阅读日,不是挺爽

有人说世界阅读日(World Book Day)会订于每年的4月23日,是因莎士比亚诞生和辞世的日子都是4月23日,订为阅读日,正好纪念文豪。

不过,让我们仔细想想:莎士比亚是写剧本的,这天好像应该订成舞台剧节或血汗编剧节之类的比较合适;就算我们一致认定莎翁剧本毫无疑问是文学作品,历史学者其实也没那幺肯定他老人家的生日是不是4月23日;就算我们换个说法,说这天纪念的不是莎翁诞辰而是莎翁祭日,还是会遇上一个问题──莎士比亚过世时,正是西方儒略曆与格里曆混用的时代,格里曆就是现今通行的公曆,儒略曆的计日方式则有点不同,而莎士比亚过世的4月23日,其实是儒略曆上的日期,而非格里曆上的日期,也就是说,以现行的公曆来看,莎翁大大不是4月23日过世的啦!

或者我们先别管莎翁大大了?4月23日也是《唐吉诃德》作者塞万提斯过世的日子(其实也可能是4月22日,差一天我们就算了吧),《唐吉诃德》被老外视为历史上第一本小说,拿和他有关的日子当阅读日言之成理,只不过用祭日不用生日,好像有点那个。或者我们把塞万提斯也推到一边去吧?其实4月23日也是《萝莉塔》作者纳博可夫、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克斯内斯⋯⋯等等大大小小喊得出名字喊不出名字的作者生日(或祭日),知道得越多,反倒好像没什幺必要硬攀这层关係了。

说实在话,世界阅读日真正有趣之处,并不在它是为了纪念哪个文豪的人生起灭,而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订下这个日期的时候,是网际网路开始普及、大家都开始在自己写网页、「.com」公司成为投资者的热门目标、一堆资讯阿宅乾脆决定先休学去创业的1995年。现在的Google、脸书这几个巨头,当时还没影儿;但前一年刚成立的亚玛逊网路书店,已经摆出想要利用科技,从读者端往回改变出版面貌的姿态。

因为诞生于那样的时代,所以,从第一次的世界阅读日开始,网路上几乎都会出现相关的小活动。

这类小活动会在电子信箱、网路论坛、即时通讯软体、个人留言版、部落格直到现今的社交网站当中流传;奇妙的是,不管在什幺样的环境,这类小活动的进行方式都差不多──拿起手边的书、翻开某个特定页面,然后抄下某个句子。

如此这般的进行方式有时会抓出有趣的句子,但更多时候其实只会找到没头没尾的一段文字,要说趣味是有一点,但要说和「阅读」或该书内容有什幺关係,其实就很牵强了──而且说实在话,读过电子书、利用过划线注记功能的读者,一定会认为:在数位阅读的时代,要分享更有力、更精準、更讽刺或者更好笑的书中摘句,理论上应该要应用电子化的优势、发挥网际网路的特色才是。

Readmoo电子书目前推出的「莎翁大大开金口,好句子宜分享,忌放生」即为一例。活动中有来自数十本畅销书籍、精心挑选的四百二十三个金句,分为九类,随读者依心情挑选,简单点选,就能将金句变成一张精美图档,当成人生的指引不错、下载典藏很好,如果分享到脸书,,那就更好。就算这四百多句里都没有喜欢的,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划线注记;而且无论分享现成的金句还是自有个性的划线注记,Readmoo都提供了实质的折价回馈,而且还有机会抽中目前集资活动已经超越目标的热门阅读器mooInk。

想方设法搞出各种名目,重点其实只是推广阅读。阅读是个孤独的活动,但经由阅读,人会成为拥有更多知识、连结更多想法、可能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更大整体;或者,经由阅读,人至少会知道怎幺用又贱又聪明的方法去酸酸讨厌的事。

例如就把自己在活动里读到的这句「我们都知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家都讨厌权贵、私底下却拚了命想要成为权贵的荒谬社会」按个键分享到脸书去,然后等着看同温层的朋友一起大力赞同,或者刻意tag几个讨厌的对象引战;在大家猛敲键盘嚷嚷的时候,一面坐着观战,一面逛逛电子书店找下一本书──想想,这不挺爽的吗?

►►马上去找莎翁大大讨金句!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77|你共同行动网站|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网站地图 银河金沙1331易记 sunbet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