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生活吧 >一青妙:透过咖啡厅文化,台南的日本元素再度甦醒

一青妙:透过咖啡厅文化,台南的日本元素再度甦醒

2020-06-14   分类: S生活吧   参与: 677人  作者:
在咖啡店重生的日本建筑

台南有很多咖啡厅。明明是座古都,却充满现代的气息,这个特色或许会让有些游客感到很意外。在台南街头漫步,随处都可看到大大小小的咖啡厅。

以西式早午餐或是下午茶为主体的咖啡厅不在少数,菜单也大同小异,而且,新的咖啡店一间着接一间的开,不禁让人担心起「市场需求真的有那幺大吗」?

其中,有一些咖啡厅是翻新日治时代的民宅。起源是日本,风格是西式,再加上台湾人的巧思和点子,营造出不可思议的空间感,待在里头感觉非常舒适惬意。像这样的咖啡厅分布在台南的大街小巷内。我每次到访这样的咖啡厅,总是会忍不住发出讚叹声,心想:「台南,还真是有趣啊!」

我的台南咖啡厅巡礼,就从正兴街开始,那里聚集了许多非常有个性的店舖,其中有家红茶专卖店「IORI TEA HOUSE」是掀起台南咖啡厅热潮的先锋;也有人说正兴街之所以会变得有名,其中一个契机就是这家店。

店主是一手打造台南知名民宿「谢宅」的谢文侃。他出生于地主家庭,在五个兄弟姊妹里面排行老幺,很早就开始在台南经营民宿,并且相当成功。接着,他又把脑筋动到茶店上,「IORI TEA HOUSE」是改装历史超过半世纪的民宅,入口的玄关处是双扇门的设计,把手是黄铜材质,一走进店内,和洋折衷的高雅空间,瀰漫着大正浪漫的气息,昏暗的照明更增添了复古情调。

比起咖啡,我更偏爱红茶。于是,我点了伯爵红茶,还有招牌的水果鬆饼和布丁,味道都很出色。

像这样供应美味的甜点,气氛沉稳又舒适的咖啡厅,从正兴街步行约二十分钟的地方,还有一家西式点心颇受好评的「KADOYA」喫茶店。入口处的招牌上写着日文字「カドヤ」,彷彿让人置身昭和时代,好像一打开咖啡店的门就会被香菸袅袅围绕。但是,台湾现在也全面实施室内禁菸了,因此这般情景仅止于我的想像中,事实上并不会发生。

一青妙:透过咖啡厅文化,台南的日本元素再度甦醒
KADOYA招牌上的片假名,让人彷彿进到日本的复古咖啡厅。

翻新日本风格的木造平房,内部装潢和外墙使用的磁砖很高雅,散发着閑适的氛围,让人可以自由自在的在这里消磨时光。

以老屋改造的咖啡厅当中,我也去过比较早期就开业且远近驰名的「鹿早茶屋」(现已歇业)。因为位在狭小隐密的巷弄里,所以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但是走进店内,已经有不少顾客在享受悠闲时光了。

这是两层楼的洋馆建筑,入口处是木製的双扇门,带点西洋风格,一旁挂着的店招牌是毛笔字体写成,有种「和中折衷」的感觉。一楼是洋式桌椅的座位,二楼则是铺设榻榻米的宽敞空间。

这栋战后建筑物约有六十年历史,融合了台湾风情、和风以及西式元素,彼此互不干扰的协调感,打造出怡然舒适的空间。

台湾的咖啡厅在内部装潢或摆设上,常因为太贪心而显得过犹不及,令人惋惜。但是,上面介绍的这三家则不然,应该是因为他们在改建时,都考虑到风格是否与老屋相符的缘故吧。之前我若有似无的感觉到这几家店的氛围有异曲同工之妙,直到最近我才解开心中的疑惑,原来这几家店的设计出自同一人物之手。

那人个性内向害羞,因此没有公开本名,不过由于他姓金,又很喜欢日本的艺术家冈本太郎(1911-1996),所以有个绰号叫金太郎。听说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我只好拜託共同友人的牵线,在半强迫之下,他总算答应让我登门拜访。

我想像的金太郎,是个身形瘦长,可能有点神经质的人,没想到出现在眼前的是脸上挂着微笑,感觉很平易近人的男子。

一九七六年在新竹出生的金太郎毕业于美术科系,他曾经在台南的正兴街开了一间「リンゴ(苹果)素食料理」,约莫五个人就坐满、感觉像是路边摊一样的小型店面,味道颇受好评,随时都客满的状态。可是,因为生意太过兴隆而忙不过来,所以顾客之间出现这样的声音:

「明明是顾客,可是吃完必须要自己动手洗碗。」

「如果心情不好还会向客人发怒的恐怖老闆。」

最后,由于金太郎实在太累了而突然歇业,这家店从此成为传说。

「喏,这是炒泡麵。」我的午餐就是由金太郎亲自下厨做的这道特别料理,也是苹果素食料理店的隐藏版人气美食,味道感觉就像在日本的祭典活动里经常在路边摊吃到的日式炒麵。

一青妙:透过咖啡厅文化,台南的日本元素再度甦醒
金太郎端上桌的「炒泡麵」是用速食麵加上日本的伍斯特酱炒的料理。上面看起来像是柴鱼片的配料,是炒豆皮。

金太郎是个聪敏灵活而且坚持的人。因为受朋友委託,所以他亲自参与店铺的改造工程和内部装潢,而灵感就是来自于那些从旧书店买来的照片集。举凡《Restaurants of PARIS》、《EUROPA MÖBEL》、《インテリア》、《银座残像》、《コーヒーの店》……等书。他翻阅着这些日文书或欧美书籍,即使看不懂内容,但是透过照片和图面掌握整体感觉后,开始动工。

「这张椅子,非常棒吧!」他将许多照片放在脑海里重组,形塑出自己想要的印象后,着手重现。壁纸的色调或图案是特别订製的,不是市面上既有的成品,包括照明和家具也是搭配店内的空间,从头开始打造。他那份莫名的固执就反映在他亲手规划的咖啡厅空间里面。

然而,他不喜欢出远门,他说出生到现在唯一的搭飞机经验是因为徵兵制度被发放到金门的时候。那想去日本吗?他喃喃说道:「尽可能的话,还是不想要去日本」,理由是「想要保留心目中对日本的印象」。

应该是因为他的心思太过纯粹,感受特别丰富的缘故吧。今年四十岁,他现在的梦想是在台湾开设一间纯素料理店(Vegan;完全不使用含有乳製品或蜂蜜等动物性食物的纯粹蔬食料理)。

「我今天是第一次听你聊起过去的事情和现在的梦想耶。」和我一起同行、长年认识金太郎的朋友瞪大眼睛说道。我这个异邦人突如其来的拜访,似乎打乱了他平时的生活步调,于是我们约好下次见面再慢慢细聊。

像金太郎这样子个性执着和怀抱梦想的年轻人,在具有年代感的日本时代家屋身上,注入了原创性,为老屋赋予了新生的活力,在背后默默支撑着「台南咖啡厅文化」。

与台北或高雄这样的大都市相比,台南在战后的开发速度是较为缓慢的,有段时间甚至可说是没落了,但是也多亏了开发牛步,至今依然保留了许多日治时代以及在那之前的清朝时代、荷兰时代的建筑。林百货、莺料理、知事官邸等大型的日治时代建筑物经过改造修复之后,成为热门的观光景点,其中,也有也有不少中小型的建筑物则变身为咖啡厅。

其实,对台南人而言,咖啡厅文化似乎从很早以前就在日常生活中扎根。

台湾的纪实作家陈柔缙,出版过多部关于日治时代的着作,她在《台湾西方文明初体验》里面提及,台湾和西洋文明的接触始于日治时期,由已经吸收西方文明,较为开化的日本人引进。

过去在台湾,台南作为文化的中心发展起来,很早开始在市内就有咖啡厅林立,品嚐咖啡、布丁、冰淇淋等的习惯从战前就扎根了。因此,对于年长的台南人来说,咖啡厅是可以休息片刻的地方,至今仍深受欢迎。因为有这样的历史背景,现在透过咖啡厅文化,台南的日本元素再度甦醒。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什幺时候去台南?一青妙的小城物语》,天下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一青妙(Tae Hitoto)
译者:张雅婷

有点台,又不会太台的台日混血作家一青妙,
明明是基隆爸爸×日本妈妈,小时候在台北和东京成长,
为什幺她来到台南却像「回家」?
连着作改编电影《妈妈,晚餐吃什幺?》老家场景都选在台南拍摄。
因为,台南的大街小巷有家的味道,让她回忆起住在台湾的童年时光。

刚开始,她连「高铁台南站」跟「台铁台南站」都分不清楚,
到现在闭上眼睛脑海中都能浮现街道的样子,
还能像个正港台南人,跨上机车在巷弄间的捷径穿梭自如。
爱上台南后,愈是探索愈着迷。
原来台南的食衣住行育乐,与日本竟有如此深厚的连结,
看似杂乱无章的街景中,蕴藏了满满的故事和惊喜,
难怪愈来愈多的日本人爱上台南,一去再去怎样都玩不腻。

你有多久没去台南?
去日本的次数跟频率,是不是早就超过台南了呢?
跟着一青妙的脚步,现在就出发!
细细品味,重新爱上这个你所不知道的「日式」台南吧!

一青妙:透过咖啡厅文化,台南的日本元素再度甦醒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77|你共同行动网站|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菲利宾桌面安装版 申博360网址